IC设计/EDA/PCB
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0 0
Arm 中国 “换帅风波” 经历第一回合的各出奇招后,暂时偃旗息鼓。
要让这一场 “利益之争” 落幕,还是要回归谈判,究竟达成什么样的共识,才能符合各方的最大利益?
台面上,看似是 Arm 与中方投资人厚朴集团,要联手换掉 Arm 中国的主帅,为什么两方要联手针对吴雄昂?又为什么整个剧本走势,会演变成 Arm 中国的管理团队集体出来力挺主帅?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根据问芯 Voice 了解,这场“换帅之争”,各界以为是 Arm 与吴雄昂之间的矛盾渐深,因此联合中方投资人厚朴集团主导了这个剧码。然而,事实可能相反。
这应该是一场由厚朴集团主导的计划,Arm 基于对于中国区的规划有不同的想法,决定加入厚朴的 “换帅” 行列。
Arm 与吴雄昂之间的矛盾
2016 年 Arm 被日本软银以 243 亿英镑的天价收购后,在当年 9 月自伦敦证交所下市。软银创办人孙正义和 Arm 公司管理层则是设下目标,要在 2023 年让 Arm 重新上市。
Arm 要重回资本市场,缴出漂亮的营运成绩单是必要的。可是,这几年Arm 全球 IP 收入遇到瓶颈,新应用领域无论是人工智能、物联网等潜力市场,Arm 的布局都未能到位。
反观,中国市场的表现亮眼,成为 Arm 非常重要的营运支柱。
逐渐地,被 Arm 视为 “地方诸侯” 的吴雄昂,很多决策上不全都听令于总部,加上 Arm 内部人事与派系斗争,催化了这次的罢免吴雄昂事件。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知情人士告诉问芯 Voice,Arm 想对吴雄昂动手还有一个原因,他所带领的 Arm 中国团队的目标是朝上市前进,而 Arm 总部认为 Arm 中国上市并非是必须的。
这听起来非常的矛盾,但理由很简单,现在 Arm 对 Arm 中国的持股只有 49%,就已深感控制不易,等到将来 Arm 中国上市后,Arm 势必会再降低持股,对 Arm 中国的控制力道只会一点点的衰退。
为了要增加对中国的控制权,以及换掉在 Arm 眼中已不受控的吴雄昂,可能促使 Arm 加入了由中方厚朴基金发起的罢免案。
股东间的矛盾
那为什么厚朴基金也想拔掉吴雄昂?这背后有着非常错综复杂的原因。
Arm 中国在给内部员工的信中透露,这个事件是“股东间的矛盾“因为厚朴基金的管理人和基金的实际出资者,其实意见不同调。
据了解,厚朴基金的管理人(或称代理人)是这次罢免案的主要发动者,但部分厚朴基金的实际出资者未必赞同。
虽然厚朴基金的代理人想要罢免吴,但实际出资的投资人对于吴雄昂经营 Arm 中国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,合资公司应该要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,而非少数人的权力极大化。
Arm 中国的经营团队也在 6 月 15 日集体发布联名信力挺吴雄昂。
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
业内人士认为,厚朴集团想要换掉吴雄昂,当然有自身的利益考量,但未必是符合 Arm 中国的利益,而 Arm 想要换个听话的主帅,加上收回控制权,因此选择与厚朴合作。
从这次爆发的巨大矛盾,也可以看出市场资本在追逐权力极大化的同时,是否牺牲了一家新创公司的最大利益。同时,这样剧烈争端下,也浇熄了一个有能力、真正在做事的经营团队,为国内芯片产业乘风波浪前进的巨大热情。
但仔细推敲,Arm 在罢免掉吴之后,真的可以如愿换一个听话的人来坐董事长和 CEO 的位子吗?Arm 对于 Arm 中国的股份只有 49%,称不上有绝对控制权。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吴雄昂即使再“反骨”,毕竟是出身 Arm 的老员工,对于 Arm 非常有感情,再怎么想“自主独立”,也绝对仍尊重 Arm。
况且,Arm 中国这个合资公司的局,是吴一手搭起来的,吴雄昂的骨子里流着 Arm 的血液,没有理由真的跟 Arm 闹翻。
只是这一年来中美摩擦,让他夹在中间很为难,华为事件又让各股东之间的关系更微妙,他既要冲刺 Arm 中国的业绩,为 Arm 中国争取更多的落地权,又要与 Arm 总部沟通很多想法,更要安抚其他股东,在商业与政治之间平衡拿捏本就不易。
所以整个计划,究竟是谁设了局,来“请 Arm 入瓮”,加入罢免之列?Arm 没有想过后续可能产生的更大风暴。
Arm 中国的“离经叛道”
Arm 对于吴雄昂的不满有一阵子了,尤其是 Arm 中国在两大决定上,被总部视为“离经叛道”。
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
首先是打造生态系统。Arm 不是很赞成做生态系统,但在吴雄昂眼里,他看到做生态系统的急迫性。
业内资深人士分析,Arm 在产业市占率已经 95%,能做的大客户都做完了,如果未来几年要维持两位数的业绩成长,该怎么做?只能自己把客户长出来,建立生态系统圈是很有远见、愿意冲刺的做法。
多数人都知道 Arm 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成功,是得益于非常完善的生态系统,但 Arm 中国的生态系统概念,有一点不一样。
Arm 是把周围合作伙伴绑在一起,可以直接在 Arm IP 上写软件和硬件,让安卓手机的使用门槛变得很低,等于提供一条进入智能手机的超级捷径。“安卓 + Arm”打造的生态系统,相当于智能手机的成功方程式。
针对中国市场要做生态系统的概念,是指由与多个地方政府等第三方合作,建立集成电路设计创新公共平台、安创加速器、天使 VC 基金、芯片设计教育、孵化服务来协作扶植新创客户。
这样做法的目的在于自己去创造客户,藉由提供给新创公司软、硬件平台和设备,简化新创公司的创业门槛,这是 Arm 中国打造生态系统的原因。
另一个被 Arm 视为 “离经叛道” 的决定,是 Arm 中国在 2020 年发布的 AI 处理器“周易”,这是中国首款自主研发,并且商用落地的处理器 IP。
冲突点在于,Arm 自己也有 AI 处理器产品,但因为过去几年经历了产品设计需要重新规划,导致最后形成,Arm 中国的 “周易” 比总部的 AI 处理器更早问世,这点也让 Arm 非常感冒。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“美国公民”的争
这次对吴雄昂的罢免,Arm 与厚朴提出 “美国公民” 吴雄昂做了一些与公司利益冲突的事。
甚至有人放话表示,“以现在的政治环境,是时候让一个中国人来做 Arm 中国的 CEO 了。”
业内认为,这样的言论恐让很多将美国专业和经验带回国内,协助科技发展的专业人士感到心寒,如果最后的宿命是遭此指责,无论对专业人士或在中国打拼的外商高管,都会感到很无奈。
何况现在无论是科技大佬、高管,以及科创版的创业家,很多都是回国打拼的美国籍身份。
现在,我们回到这次罢免风暴的起点。
6 月 4 日那天,Arm 英国与厚朴投资声称在一场 Arm 中国董事会中,达成罢免吴雄昂董事长兼 CEO 的决议,任命潘镇元(Ken Phua)和唐效麒(Phil Tang)为 Arm 中国的临时联合 CEO 。
但随即,Arm 中国反驳,该董事会并非经过合法程序召开,属于无效会议,产生的决议也是无效决议。
6 月 10 日,吴雄昂被 “无效董事会” 罢免的决议被媒体披露后,Arm 中国立刻发声明澄清表示,吴雄昂仍会继续履行董事长兼 CEO 的职责,且公司营运一切正常。
但 10 日当天傍晚,Arm 英国与厚朴投资发布的联合声明,再度对产业投入震撼弹。该声明指出,罢免吴雄昂是符合 Arm 中国的最大利益,“美国公民”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 Arm 中国的发展、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。
6 月 11 日,Arm 中国再发声明指出,对吴雄昂的指控完全莫须有,该指控给他个人和公司声誉造成了极大影响,还称 Arm 指定的暂时代理 Arm 中国管理职责的接手人唐效麒(Phil Tang)早就被解雇了。
同时,6 月 11 日当日,吴雄昂也对 Arm 中国内部发信指出,Arm 与厚朴对他本人的指控是完全莫须有,公司与本人没有因为任何事被投诉、调查,当然也没有调查结果,他本人会尽力保护公司与团队得来不易的科技与经济成果。
信中也强调,股东不应也不得干预公司的日常营运,且希望股东之间的矛盾可以通过合法合规的方式来解决。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这桩轰动国际的 Arm 与中方合资公司“换帅风波”,再度把 Arm 置于风口浪尖,Arm 与厚朴基于各自的利益出发点,联手执行了这桩罢免案。
未来这桩 “换帅闹剧” 如何收尾,还是要回到各自的利益最大考量点,坐下来心平气和地,藉由谈判方式来解决。
以现在全球严峻的政经环境,应该是枪口一致对外的时刻,怎么会演变成枪口向内?且开枪扫射自己人的内斗戏码,难道还嫌 2020 年的腥风血雨不够多,要自己亲身上场,且这样的发展也并不符合各股东、经营团队,以及产业的利益考量点。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国家大基金再套现30亿

上一篇

160亿!又一半导体项目落户长沙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插入图片
芯通社

标签云

内幕 | 谁设局“请Arm入瓮”? 斗走吴雄昂之后呢?

长按储存图像,分享给朋友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